Feature Column 名家專欄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風火輪上的沉默   2020-12-18 下午 1:00

文章關鍵字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說故事聊法國

在聊法國Michel Couvreur米榭‧庫芙樂威士忌前,我們要先從Natasha Leung小姐聊起,因為Natasha除了是從香港移民來台的新住民,同時也是引進米榭‧庫芙樂到臺灣上市的重要推手。(頁首圖片:Natasha Leung小姐與米榭庫芙樂威士忌


Natasha在還未移民臺灣前曾旅居法國勃根地,那段期間漫步於法國慢活日子裡的Natasha雖聽過看過米榭‧庫芙樂威士忌,但她並不熟識什麼是威士忌。畢竟當時在勃根地的她不勝酒力,哪怕只是搭餐的一兩杯紅白酒也會讓她滿臉通紅,沒多久的時間便會暈睡在一旁,因此更不用說想去認識或品飲一杯威士忌。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是啟程也是重返


 

直到後來Natasha的法國人生之旅告一段落回到香港定居時,在許多因機緣際會下開始接觸從事專賣自然葡萄酒銷售相關產業工作。或許就是從這份工作開始,生活與歷練的增長讓Natasha對酒類飲品不再一杯就臉紅,也開始慢慢沉溺尋味杯中的花果香世界,直至今日連Natasha也未曾想過自己會如癡如醉的愛上品味杯中物。

 

後來因工作業務的關係,Natash需再次飛往法國,踏上這塊聞名於世且充滿果香的勃根地葡萄酒之都,只是再次重返勃根地的她已不可同日而語。於平日工作商談業務之餘,也開始自己一人跑遍產區地塊了解所謂的風土,當然也參訪Michel Couvreur米榭‧庫芙樂一探何謂威士忌?

 

而這所有參訪行程並非全是業務工作,更多的是出自於興趣同時享受其中!

跳脫而來的契機


 

然而,眾所皆知香港在亞洲區裡相對屬高壓環境,在幾經來來回回香港與法國生活及工作的Natasha,你說她有點厭倦也好或說是疲累也罷,快窒息的她當下最想做的一件事無非就是將自己抽離,逃離香港這個最熟悉卻又讓自己喘不過氣的地方。就是這樣的一個念頭,讓Natasha決定選擇離開香港,遠走他鄉重新開啟另一段生活。

 

當然離開並非衝動的選擇,而是經由深思熟慮後的決定。最後選擇落腳臺灣的原因,除了多次來台旅遊的好感與印象外,更重要的是言語溝通與人文以及環境的友善包容程度,種種因素都再再影響這最終的決定。

 

只是當Natasha正式成為臺灣新住民時,也開始思索自己在臺灣可從事哪些工作?自己的專長與興趣又是為何?當然不意外的,最後還是選擇存有熱情且會讓自己開心的酒類工作較為適合。

 

也因此Natasha再次啟程飛往法國,但此行的目的地不再是勃根地的紅酒莊園,而是來到法國的Michel Couvreur米榭‧庫芙樂。令人開心的是,在幸運之神眷顧下讓她如願取得Michel Couvreur米榭‧庫芙樂進口銷售權。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美好與衝突


 

當我與Natasha開始聊起米榭‧庫芙樂時,可以直接感受到她眼神裡藏不住的興奮,整個人瞬間非常開心的馬上和我分享起關於米榭‧庫芙樂的一切,同樣身為威士忌愛好者的我,溢於言表的一切便知她是真心喜歡米榭‧庫芙樂,而非商業導向上的表面喜愛。

 

她說米榭‧庫芙樂最特別的第一點就是由蘇格蘭取得New Make Spirit新酒再運回法國熟成,同時在蘇格蘭新酒蒸餾的過程也參與其中,並且決定自己要什麼樣的風味與品質,這是米榭‧庫芙樂與其他裝瓶商最大不同且特別之處。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第二點是米榭‧庫芙樂酒窖位於地底,天然的地底岩洞創造了終年潮濕且溫度平緩穩定,米榭‧庫芙樂認為這是對熟成威士忌最好的酒窖環境。


 

第三點由於米榭‧庫芙樂同時擁有葡萄酒商身份的關係,所以像是在歐州各地特別是西班牙等,均擁有廣大人脈且與許多酒廠有著深厚交情,也因此在特殊橡木桶的取得上會更加容易。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第四點不論瓶身與酒標設計都有別於一般眾人常見的威士忌包裝,且保有法國的優雅美感與蠟封特色,甚至你要開瓶米榭‧庫芙樂威士忌都需要用到葡萄酒開瓶器。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在這一連串看似可用於行銷且有助銷售的亮點時,一般光想這些差異就足以讓人覺得米榭‧庫芙樂充滿希望也讓人興奮,當然Natasha更是如此,畢竟這一切都是她獨自一人遠赴法國親臨參訪而來,內心的感受與感動絕對更勝他人。

 

無奈的是當Natasha已好不容易爭取到一切時,她並不知道臺灣威士忌市場與其他國家市場差異如此之大,不論是來自酒類從業人員或是威士忌圈達人先進,還是身邊所認識有喝威士忌的友人都好,無一不給她最大桶的冷水,告訴她說這樣的產品在臺灣市場非主流且會經營得非常辛苦。

 

縱使她已聽了滿山滿海的勸退之言,也知道在經營面會非常辛苦,我想一般人或許早已打退堂鼓即時止血,但有趣的是,我看到Natasha的反應卻是不解與納悶多過於對臺灣市場或聽到這些耳語的失望。

 

劣勢的反面是優勢

 

或許臺灣市場確實如大眾所想,需求多是單一麥芽威士忌、要有年份標示的威士忌、要是單桶威士忌,還要有原酒以及知名酒廠的加持。好吧!或許臺灣市場真是如此!但如果站在不同角度來看這樣的想法時,是否又對市場需求與了解過於狹隘?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因為臺灣威士忌市場缺乏的正是多元品飲文化,也缺乏有人帶領感受不同世界之美,更缺乏餐酒搭的文化與生活底蘊培養,甚至有些人早已喝膩大同小異的威士忌風味,那這些市場缺口是否反而會成為米榭‧庫芙樂的機會?

 

聊到此時,我也不得不再次詢問Natasha一次,妳到底為什麼會選擇米榭‧庫芙樂而且如此發自內心的喜愛?

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生活!

 

從民族文化與個性來認識威士忌
 

要聊何謂生活?這就要回到Natasha還在法國的生活聊起,我問Natasha:『許多人對法國的印象是充滿時尚與藝術,更有著浪漫的聯想。曾在法國旅居生活一段時間生活的妳,看到的一切以及感受的現實也是如此嗎?』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圖說:法式餐桌示意圖,圖片翻攝自網路)

Natasha說法國人在美感這方面確實有著不同見解與堅持,例如我們可能的在意桌上的餐具整齊與擺放是否正確,但法國人卻是連桌椅形狀、大小,甚至到桌巾顏色等,對於整個空間搭配的視覺美感都非常在意。



此外,法國人的生活步調相較於我們是更緩慢與注重享受生活,只是當聚餐或聚會時容易讓亞洲人不敢領教。因為從聚會大家碰面在一起時,就開始不停講話聊天,有喝酒的人是酒不離手一邊聊一邊喝,往往餐前就已喝掉一兩瓶酒是常有的事。然後就這樣聊了可能一兩小時後才會看到開始上菜準備用餐,在當你肚子早已餓的要命且盼到好不容易上菜時,你想不到法國人在用餐過程中還是拼命聊,由河東聊到河西再聊到外太空,這早已讓許多人徹底崩潰或是疲累想睡。

 

當用餐完畢看似準備解脫讓人鬆口氣時,沒想到法國人還是會拉著你繼續聊,然後看你想要喝咖啡又或是想要喝什麼酒精飲料,他們通通可以滿足你,想當然這樣吃一餐下來花上四、五個小時都屬正常現象。


在我聽到這些生活與文化分享時,我早已停不住地哈哈大笑,因為我在蘇格蘭也曾經體驗過相同的用餐經驗,一次經驗足以讓我印象深刻一輩子。而且他們的太陽都不用休息睡覺,不像我們在臺灣可以看天色抓時間,適時的提醒自己是否已打擾他人太久。

 

就在Natasha與我分享這些旅居法國的生活經驗時,事實上也已透露方向讓我知道也許該怎麼去了解米榭‧庫芙樂的特色與酒性。


因為從我品飲累積而來的感受與經驗而言,我深深堅信一個國家所生產的威士忌,早已把一國的人文喜好與民族個性通通融進金黃琥珀的酒液裡,甚至連外包裝的設計與質感也可以略窺一國的美感與文化特色。


例如日本威士忌,我們可以從外包裝與酒標就能看見日本人的設計美學,再到喝一口威士忌所帶來的滋味特色與風格體驗,無一不透露出日本人獨特的細膩與追求細緻的民族文化特色。

 

讓我再舉例美國威士忌來分享,美國威士忌帶給我的印象與風格就如美國肌肉車,一開瓶那是香氣奔放與活力十足,整體的調性感受正是狂野不羈與硬漢風格。

 

那法國米榭‧庫芙樂威士忌呢?

 

你從外包裝與酒標上已可看見法國人的視覺美感,接著再由酒標上的酒款資訊揭露與瓶塞也可以感受到法國人的頑固與堅持,因為他們不會為了迎合市場喜好,聽代理或經銷商說什麼市場銷售考量就輕意更改原有的一切。

從威士忌開始說故事聊法國@吳哲文



那,讓我再細品一杯米榭‧庫芙樂威士忌看看是否也如我所想?是否一款威士忌的滋味也隱含著一個國家的民族個性?

 

當我細品完後的感受是,米榭‧庫芙樂酒性確實也如同法國人生活步調,香氣層次轉變就是慢慢來,而且是非常非常的慢。在口感與滋味上很適合讓你與三五好友相聚時邊聊邊喝,可以說完全將生活交際上的所需與喜好完全展露無疑,而這不就是另一種所謂的風土嗎?

 

所以我們在探索品味不同國家威士忌時,其實不能一直用自己個人喜好來了解一款威士忌,更多的時候我們不妨從一個國家以及民族的特色喜好來切入深聊。就如同米榭‧庫芙樂威士忌,想要了解到它到底好在哪?那你就應該試著用法國人喜歡邊喝邊聊天的方式來品飲米榭‧庫芙樂,也許你就能懂得欣賞它的美好。

風火輪上的沉默

風火輪上的沉默

小默(吳哲文),台灣單一麥芽俱樂部T.S.M.C.創辦人、三邊會會員。台灣單一麥芽俱樂部於2010.01.10成立至今,在網路上是人氣與影響力鼎盛的威士忌社群,小默更是中生代威士忌講師的佼佼者,不僅努力累積品飲筆記,更不定期於北、中、南、花蓮辦理品酒會與品飲技巧教學,也經常受邀擔任品牌客座講師,自己更專注於追求能使內心感動的酒款。

延伸閱讀

禁止酒駕,未滿18歲請勿飲酒